楚少龙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清,周围所有人,都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就跟见了鬼似的盯着楚少龙。

    这……这小子刚刚说什么?!

    假……假的?!

    这小子不是来搞笑的吧,他知道竞价的两个人是谁吗?那可是刘武和陈广陈先生!

    这两人在整个江南市的古玩界都是出了名的,特别是那刘武,号称行走的古玩鉴定器,他们还能看走眼?

    而听见楚少龙这话,反应最大的就是那摊铺老板和一旁的刘武了,摊铺老板是瞪着眼怒喝道:“臭小子,你懂什么?这可都是生坑货,还能有假?!”

    刘武也是涨红了脸嚷嚷:“胡说八道,这……这花瓶怎么可能是假的,无论是这色泽还是做工,分明就是宋……”

    说到一半,刘武就立马住了嘴,脸色变得略有些讪讪,他扫了眼陈广之后,一咬牙又立马提价道:“这花瓶,我出八十万,陈先生,我也就只能拿得出来这么多了,你若还要加,那我刘武今天就认栽!”

    可周围的人大多都听见了刘武刚刚说的那个宋字,一个个又是兴奋议论了起来。

    “你们刚刚听到刘武先生说的话没,难不成这花瓶是宋朝的?”

    “我看十有*,要真是宋朝的,那这花瓶可就值钱了,我要是有钱,别说八十万了,就是一百万我都要了!”

    “你就闭上你的嘴吧,没看见陈先生都在这儿么?你能争得过他么?”

    周围的议论,却并没有对楚少龙造成丝毫影响,刚刚那话也不过随便一提,现在他已经买下了自己想要的石头,倒也懒得多管闲事,转身就要朝人群外走去。

    可就在这时,那陈广却将目光挪了过来,一口叫住了他:“小兄弟,等等,你刚说这花瓶是假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楚少龙一脸淡然:“信不信由你,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留下这句话之后,楚少龙便径直转身离开了,那陈广还想再多问几句呢,可一转眼的功夫,却已经不见了楚少龙身影。

    他素来是个谨慎的人,刚刚他就仔细打量了楚少龙一番,以他眼力,自然也能看出来,楚少龙并不是普通人。

    听了楚少龙的话,他心中的疑虑自然就多出了几分,再加上今天这事儿,他也着实觉得有些蹊跷。

    刘武这人本就经营着一家古玩店,有他特定的渠道进货,很少会在从外面摊铺上出手,再加上……这刘武每一次出价,似乎都在偷偷看自己,好像在揣摩自己的出价底线似的,莫非……他和这摊铺老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成?

    一起了这个念头,陈广立时就准备收手了,不过他脸上倒是没表现出来,反而还对刘武笑了笑说:“刘武,看样子你是真心想要花瓶,那我就成人之美吧,我放弃。”

    话声落下,陈广也是转身离开,周围的人见没了热闹看,也是渐渐散去,只是一个个心下倒是都略带几分失望,暗暗抱怨刚刚那个胡说八道的年轻人,若不是他,陈广只怕也不会就此收手吧。

    只是,等人群散去后,那刘武和摊铺老板的脸色却变得难看了起来。

    刘武四下扫了一圈,见没人了之后,才蹲到摊铺老板身旁,咬牙切齿说:“你怎么安排的?刚刚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眼看到手的七十万都飞了!”

    摊铺老板也是苦着脸无奈摇头:“这事儿我有啥办法,你还说我呢,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六十万就出手么?你还叫价干啥!”

    两人正互相埋怨呢,忽然远处跑来一个一身黑色布衣的年轻男人,他气喘吁吁,刚一到摊铺前,就连声问:“刘老板,张二哥,我昨天给你们的那块石头呢?你……你们没卖掉吧。”

    那张二哥皱了皱眉,一脸的不耐烦:“什么石头?老子正烦心呢,不就是几十块的东西,跟投胎似的,像个什么样!”

    话虽这么说,张二哥却还是低头扫了眼摊铺上的东西,发现这小子说的石头,正是自己刚刚卖给那个捣乱胡说家伙的那块。

    那年轻男人脸上越发着急:“张二哥,不是,你……你们不知道,我搞错了,那不是普通石头,那是我师兄前些日子在一个大墓里淘来的,听说……听说是血玉,至少也有四五百年了!”

    这话一出,张二哥的身子一晃,脸都变得苍白了:“你……你说啥?血……血玉?”

    那么大的一块血玉,而且还有四五百年的历史,其价值,至少都在一千万以上了!

    张二哥哪里想得到,自己为了刘武说的那六七十万,竟白白丢了一千万乃至更多!想想这样的好东西自己刚刚竟只卖了五十,他一时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张二哥咬牙转过头,猛然一把扯住了刘武的衣领子:“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让老子和你一起宰那个陈广,老子也不会白白丢了血玉!我的血玉啊!”

    刘武也是一脸讪讪,一把扯开张二哥的手,向后退开了两步,他咬了咬牙,狠狠甩下一句话:“*自己不长眼睛,关我什么事,我警告你,今天的事儿要是让别人知道,传到陈广耳朵里,你我都别想好过!”

    说罢,他便灰溜溜跑了,却不知这一切都被一旁某个人看在眼里,那人转过了几条街,进了一家小茶楼的包厢里,陈广正在里间喝茶,听他将事情经过细细说了一遍,陈广的脸色也微微沉了几分。

    虽然那么百把几十万对他陈广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刘武这样的行为,却无疑是在挑衅他,他沉声吩咐道:“这个事,需要刘武和那张二给我个交代,找人去做,一人一只胳膊,事情办干净点。”

    那人低头恭敬答应,转身走了出去。

    等那人离开后,陈广才端起桌上的茶杯,看着杯中热腾腾的茶水,他那深邃的眼睛里也是不禁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这个年轻人,身上气息不俗,明显就是古武中人,再加上他这不俗的眼力,只怕是出自古武世家!这种人,家学深远,不可轻视,以后若还有机会碰到,一定要想办法和他建立好关系!若真的能借他和古武世家搭上关系,说不定自己目前遇到的这个问题,也能迎刃而解了……”

    97379/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章 打眼,都市最强医圣,笔趣阁并收藏都市最强医圣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