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踢出的腿生生地停在楚少龙胸前,半途收力,饶是以峰哥的身体素质都有些吃不消。

    一个鹤发童颜老者从门外走进来,屋内的景象让老者明显有些不悦,只见他面色阴沉,冷喝道:“小峰,你在这里做什么?!”

    站在一旁正意淫着楚少龙被废掉后的惨状的林少见有人要坏他好事,顿时不乐意了,他指着老者的鼻尖骂道:“哪里来的臭老头,快滚,不然要你好看!”

    “你给我闭嘴!”

    峰哥暴喝,怒目圆睁,鹰隼般的眼神让林少心惊胆战:“峰哥,我……”

    峰哥理都不理林少,径直走向老者,立定站好,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弟子礼:“小峰刚刚回国,未来得及拜会*,望*恕罪!”

    “回去再和你算账。”老者冷哼一声,随即快步走到半靠在沙发里一副作壁上观模样的楚少龙跟前,小心翼翼地道:“楚先生……”

    楚少龙摆了摆手:“算你来的早,不然你孙女的病,楚某在阴曹地府怕是无能为力了。”

    “是是是,楚先生说的是,老朽教徒无方,冲撞了先生,回去定当好生管教。”

    那老者正是不久前求楚少龙为其孙女治病的姚先雀。见识了对方神乎其神的医术,姚先雀铁了心要和楚少龙打好关系。考虑到楚少龙因为楚氏集团的倒台,现在估计会有麻烦缠身,抱着雪中送炭心思的姚先雀便在楚少龙离开家门后,一路远远地跟着,不成想第一个来找楚少龙麻烦的居然是自家徒弟,想想姚先雀都后怕不已,还好自己跟上来了。

    楚少龙自然不知道姚先雀心里的小九九,他早就发现了姚先雀的跟踪,只是没有点破而已。刚才就算对方不出现,凭自己医圣的手段,收拾一个小小的峰哥根本不在话下。不过既然姚先雀肯出手,楚少龙也乐得清闲,只当对方识相。

    看向不知所措的云可欣,楚少龙目光冷冽:“云可欣,我问你,除你之外,最近和我有过接触的女人还有谁?名字,家庭背景,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

    楚氏集团未倒台时,江南市上到世家名媛,下到平民女孩,想巴结他的不在少数,但之前的楚少龙眼高于顶,能看上的只会是江南市上流社会的名媛,从最近接触过他的女人中肯定能找到那个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女人!

    “你!”云可欣见楚少龙这般口吻,禁不住有些气结,但一想到楚少龙如今可能又找到了靠山,当下也不好发作,只得没好气地道:“我不知道!”

    “哦?你不知道?”楚少龙无言,无声冷笑,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向云可欣,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气势便冷冽一分。

    “你……你干什么?别……别过来。”云可欣怎么也想不到,曾经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闯祸败家的纨绔子弟竟然会有如此可怖的一面。只见她不停地往林少身后躲,连身上的浴巾被蹭掉、春光乍泄也顾不上了。

    面对此时的楚少龙,林少心里也没底,但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就这么丢了面子,只得硬着头皮阻在楚少龙面前“楚少龙,我奉劝你一句……”

    “滚!”

    一声厉喝,有如平地惊雷,林少双腿一软,竟然直接瘫在了地上。锋锐的目光如同实质,刺得林少双目生疼,背脊处寒意彻骨。林少忽然想起来几日前那两个半死不活的保镖,想到了楚少龙当时那神乎其神的手段?

    会死,如果自己再拦着,可能真的会死,面子再重要,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听闻厉喝,旁观的姚先雀和峰哥也是心里一惊,尤其是姚先雀,直勾勾地盯着楚少龙,眼睛微眯,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眼见着自己最大的依靠都倒塌了,云可欣嘴巴张大,惊恐地看着不断逼近的楚少龙,不停地后退,直到靠着墙壁也不觉。明明是盛夏,云可欣白皙的肌肤却泛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身上的寒毛仿佛都倒竖了起来。

    “说!”

    又是一声厉喝。高压之下云可欣终于崩溃,她顺着墙滑坐在地,双手抱头,发出尖锐的哭腔:“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过来!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看着丑态毕露的二人,楚少龙摇了摇头。刚才自己连玄界审问犯人的那一套都用上了,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要找出那个女人看来只能另找他法。

    似乎察觉到楚少龙的失望,姚先雀踌躇了一下,上前几步,小心地问道:“楚先生可是在找人?”

    “你有办法?”

    “不是老朽自夸,在江南市,我姚家还算有几分势力,找个人还是不难的,不知能否帮到楚先生。”姚先雀颇为自得地捋了捋胡须,除了个人的古武修为,也就只有自己的家族能让姚先雀如此自豪。

    这也难怪,毕竟穷文富武,一般强大的武者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即便在玄界也是如此。

    楚少龙心念电转,在玄界打拼多年的经验提醒他,事情绝对没有姚先雀说的那么简单,自己肯定要付出些什么。换句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需要我做些什么?”

    见楚少龙如此上道,姚先雀心头一喜,当下便说道:“楚先生见外了。舍弟不才,正替本家打理江南市的康平医院,希望楚先生能在医院挂名,日后为青儿治病也方便许多。”

    “就这么简单?”楚少龙皱了皱眉,记忆里康平医院可是江南市乃至全国都排的上号的私立医院,里面名医无数,不成想竟是姚家的产业,姚先雀拉自己进去,只是为了方便给他孙女治病?

    但楚少龙是什么人,他称霸玄界的时候姚先雀还不知道在哪里投胎呢,个中弯弯绕绕不过几秒便想了个清清楚楚。

    “好,就依你所言。”

    说完,楚少龙摆了摆手,扬长而去。

    “楚先生慢走。”姚先雀微笑道。

    眼见着楚少龙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姚先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看着瘫在地板上的林少,姚先雀冷笑一声:“小子,我姚先雀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我好看,稀奇,当真是稀奇啊!”

    教唆自家徒弟,险些开罪了楚少龙这等人物,光是这一条,姚先雀就不想轻易放过林少。

    “你……你到底是谁?”

    “你还不配知道,哼!”姚先雀拂袖而去,峰哥恭敬地快步跟上,临走前给了林少一个“你好自为之”的眼神。

    林少呆愣了一会儿,忽然眼睛瞪大,浑身筛糠般颤抖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

    他不是以前楚少龙那般无脑的纨绔,相反的,林少很清楚,有些人你可以尽管欺压,怎么都行,但是有些人,自己是绝对得罪不起的。

    而这一次,他怕是给自己,也给家族带来了天大的祸事。

    想到这里,林少从地上蹦了起来,照着脸狠狠地给了还在抽泣中的云可欣一巴掌,后者白皙*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都怪你!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破鞋!”林少吐了口唾沫,嘴里叫骂着,一巴掌还不解气,林少紧接着又狠狠地踹了云可欣几脚,在对方哭叫声中踉跄地跑出门,匆匆忙忙驾车往自家赶。

    保时捷轰鸣的发动机声逐渐远去。里屋,一直躲在门后的王琳哆哆嗦嗦地走出来,母女俩对视一眼,抱头痛哭。

    云可欣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不长眼去招惹楚少龙;王琳也后悔了,后悔自己居然那么势力眼,开罪了不该开罪的人。

    可惜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97379/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章 悔意,都市最强医圣,笔趣阁并收藏都市最强医圣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