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提姚先文师徒。从康平医院出来,天色已经微微发黑,楚少龙驱车离开医院,一路上想着之前做的梦。

    “只……君心……不负……意。”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清璇,是你吗?回忆着前世与灵清璇相遇的种种,楚少龙眼前略微有些模糊。

    “砰!”“砰!”“砰!”

    激烈的枪声将楚少龙从回忆中拉了出来,被车灯照亮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楚少龙猛踩刹车,保时捷的轮胎在地上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车身向前滑动了好几米才堪堪停住。

    “师傅,麻烦……是你?!”

    楚少龙也愣了,来人居然是在康平医院不告而别的陈颖儿!此刻,她一手夹着薇儿,一手拿着枪,衣物略显凌乱,水蓝色的长裙染血,精致的面庞、柔顺的青丝上也沾染了血迹。

    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陈颖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拉开车门就要上车:“公子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群黑衣人从主干道旁的小树林中跑了出来,将楚少龙等人团团围住。

    “跑啊,接着跑啊!”

    为首的是一个脸上有着狭长刀疤的光头男人,抹掉嘴角的鲜血,吊三角的小眼睛冷冷地盯着陈颖儿。

    不是说好了目标没有反抗之力么?!上面那群*怎么搞的,情报出现了这么大的偏差,己方伏击不成,还被反杀了四五个兄弟,回去非把情报部的那个*脑袋拧下来不可!

    眼见着再无逃跑的可能性,陈颖儿反而释然了,抱着昏迷的薇儿,走到车前,陈颖儿朗声道。

    “放了我妹妹和这个人,我随你们处置。”

    “哈哈哈!”刀疤光头男突然狂笑不止。

    接下来他的一句话,让陈颖儿心里顿时就是一沉。

    “陈小姐不必担忧,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给我杀!”

    黑衣人全部举起手枪,动作整齐划一,丝毫不拖泥带水。

    陈颖儿美眸略带歉意地看向楚少龙,却发现后者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没有注意到死亡的到来。

    “临危不惧,倒是可惜了这样一个俊俏的公子。”陈颖儿不无遗憾地想道。

    “开火!”嘴角扯出一个残忍的笑,刀疤光头男扣动了扳机,其他黑衣人随即开火,密集的枪声响成一片,在黑夜中传出很远很远。

    然而接下来的景象让刀疤光头男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在枪响的那一刻,以楚少龙为中心,一股无形的波动眨眼间便扩散开来,子弹还未近身便被阻住,也不坠落,只悬浮在半空中,看上去格外诡异。

    陈颖儿抿着樱唇,瞪大美眸,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

    “卑微的凡人,是谁允许你们在我面前杀人的!”

    一个男声陡然响起,清朗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声音发出的那一瞬,周围的温度都降下了几分,丝丝寒意在每个人身上蔓延着,让人忍不住汗毛倒竖。

    “杀了他!杀了他们!”

    刀疤光头男牙齿咯咯作响,他鼓起勇气,高声叫道。又是一轮枪击,但刀疤光头男等人惊恐地发现,子弹射出后依然诡异地悬在半空中。

    楚少龙面无表情地走到陈颖儿身前,见楚少龙过来,所有黑衣人竟齐齐地向后退了一步,细看之下有些人腿肚子都在颤抖。

    “以吾之名义,赐尔等一死!”楚少龙抬起右手,对着刀疤光头男张开手掌,仿佛被遥控似的,半空中的弹头缓缓移动,全部聚集在黑衣人正上方。

    “拜谢吾之仁慈吧,卑贱的蝼蚁们!”

    “不……”

    刀疤光头男还想说什么,子弹却如雨点般倾泻而下,金属与空气剧烈摩擦的“嗤嗤”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淹没了刀疤光头男的话语,接触到地面的子弹甚至引起了小型的爆炸,一时间,密密麻麻的爆炸声响彻这片空间。

    待爆炸平息后,周边已经没有能站着的黑衣人,看着眼前的惨象,陈颖儿蹲在地上,忍不住干呕起来。

    以原来刀疤光头男为中心,半径二十米左右的区域内到处都是残肢碎肉,浓重的血腥味儿冲天而起,地面上坑坑洼洼的,钢筋碎石间隐约看到被炸碎的肠子等物。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对这地狱般的惨像视若无睹,陈颖儿甚至能听到楚少龙的低喃:“还是太仁慈了啊,呵呵。”

    到底杀过多少人才会有如此恐怖的发言?陈颖儿不知道,但是她看向楚少龙的眼神已经变了,由欣赏、遗憾转变成深深的忌惮。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楚少龙笑了笑,灿烂恍如阳光,但在陈颖儿看来却有如恶鬼罗刹。

    “……嗯。”陈颖儿发现自己连话都不会说了,好半天才从嗓子里憋出一句闷哼,抱着薇儿颤颤巍巍地上了车。

    楚少龙开车离开这里,过了约莫一个半小时,十几辆警车闪烁着蓝红灯封锁了现场。

    “孙局,根据鉴识人员初步判定,这些人应该死于重武器的轰击,现场留有格洛克26型9mm手枪和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壳,我们在东南方向约两百米的另一处环湖小道上也发现了一些人的尸体,死者携带的武器与这些人相同。”

    一个抱着文件夹,看上去瘦瘦高高的警察脸上戴着蓝色一次性口罩,强忍着恶心向匆匆赶来的顶头上司敬礼道。

    孙淼淼,江南市警界最年轻的局长,今年已经二十有三,长得肤白貌美,面容精致,眉眼有如十六七岁的少女。作为得力助手,魏子轩见证了孙淼淼上任一年多的时间里是如何将原本在江南市治安状况最差的鼓楼区,一步一步地改造成连上级领导说起来都会自豪的片区。上任不到三天便将特警部刺头儿们全部打服。经常和手底下的人一起出任务,再加上精致的外表,孙淼淼在江南市警界人气很高,有警花之称,但魏子轩知道,谁要是将孙淼淼当成花瓶,那个人才是脑袋进了水。

    “查到是谁干的了吗?”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孙淼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大的案子发生在她分管的片区,要是查不出来什么东西,她这个局长估计也就做到头了。

    “报告,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线索。”魏子轩有些泄气,这么个鬼地方一来没有监控,二来往来的人又少,连个目击证人都找不到,整个一无头悬案。

    97379/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章 意外的重逢,都市最强医圣,笔趣阁并收藏都市最强医圣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