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救下她们的恩人,两女都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那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青年男子在康平医院以奇迹般的手段将陈颖儿身上的暗伤治愈,在半路上以雷霆手段镇杀了那些杀手,最后开车送她们回到住处。没有见到真人,陈广暗觉可惜,否则这等强者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在身边。

    就在陈广思索着以后的计划时,刺耳的手机*将他拉回现实。

    “喂?是陈老板吗?”

    电话里的声音陈广有些熟悉,只是来到江南市后他见过的人很多,一时间无法确认对方的身份。

    “嗯,你是?”

    “我姓楚,不知陈老板最近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谈一笔生意。”

    原来是来做生意的,陈广心中略微有些失望,口气也变得有些随意,“是楚先生啊,谈生意的话就今天晚上吧,来我的公司。”说着,陈广便将公司的地址报给了对方,然后便挂了电话。

    虽然家族那边破事一堆,但生意还是要做的,身为一个在商场滚打摸爬那么多年的商人,陈广有这个自觉。

    当然,这个号码是他私人的号码,能拿到想来对方也是有门路的人,为防万一,陈广决定亲自接待对方。

    电话的那头,楚少龙拿着手机有些莫名其妙,想不明白为何陈广当日百般热情,如今却是一副敷衍了事的态度,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成,楚少龙倒也没有多想,放下手机便继续*起来。

    几天后他会和峰哥一起去金三角一趟,实力的确恢复了几分,但楚少龙对这个世界并没有深刻的了解,出远门之前多储备一点玄气总是没错的。

    白昼消逝,夜幕渐渐笼罩大地,凉爽舒适的晚风驱散了白天的酷热。

    公司的员工大多下班回家了,薇儿又不肯先回去,所以陈颖儿干脆赶过来陪着家人。

    “已锁定目标,未发现异常情况,完毕。”

    “收到,原地待命,完毕。”

    另一栋建筑的楼顶,一个架着狙击步枪的黑衣人关闭对讲机。透过瞄准镜,可以清晰地看到会客室里的情况。

    “六少爷,兄弟们已经就位,可以动手了吗?”

    陈广公司大楼不远处的一幢废弃建筑内,徐贺小心翼翼地请示道。

    面朝窗外,萧诚负手而立,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但很快便被阴狠所取代:“动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会客室里,陈广依旧耐心等待着,薇儿坐在姐姐身边的沙发上,晃荡着两条*的小腿。陈颖儿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只不停地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

    一股寒意突然袭来,惊的陈颖儿寒毛倒竖,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似的,陈颖儿突然抱起妹妹就地一滚,同时冲陈广道:“小心!”

    见自家女儿这般动作,陈广想也不想便从沙发上滚落在地,就在这时细微的爆鸣声响起,子弹撞碎玻璃,几乎是贴着陈广的头皮飞过,将后方的墙壁打出一个指肚粗细的深坑。

    “是那些人,爹,我们快离开这里!”

    抱着被吓得呆住的薇儿,陈颖儿冲陈广吼道,一家人匆匆忙忙地从会客室里撤了出来。

    “爹,你带着薇儿从后门先走,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将薇儿递给父亲,陈颖儿一拳砸碎墙壁,从后面的暗格拿出两把手枪上好子弹,递给陈广一把。

    “颖儿小心。”陈广接过枪,也不废话,抱着薇儿就往公司后门跑去,现在不是煽情的时候,待在这里他们三个都活不了。

    至于自家女儿,陈广还是很放心的,作为曾经陈家年轻一辈第一强者,即便重创,纵然打不过,想跑的话还是有很大几率逃脱的。

    躲在墙柱后,透过玻璃大门,陈颖儿能看到路灯下那隐隐绰绰的人影,和那天截杀她和薇儿的人同样的打扮,与那些人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些人明显更难对付,扫了一眼,陈颖儿甚至能看到自动武器。

    “哐!”

    玻璃门被砸碎,一队黑衣人闯了进来,深吸一口气,陈颖儿就地一滚,从墙柱后出来。

    “哒哒哒!”

    听到动静,黑衣人立刻举枪射击,枪口喷着火舌,子弹倾泻在墙壁上。陈颖儿灵巧地躲开弹幕,同时用手枪还击,一连点杀了三四个黑衣人。

    弹夹很快打光,趁着黑衣人换弹的功夫,陈颖儿欺身而近,凭拳脚击倒了剩下的几个人。这时,又有一队黑衣人出现在门口,陈颖儿拿起地上的自动步枪就是一阵扫射,一时间竟压制住了场面。

    跑出门外后,一群黑衣人拿着刀追了上来,侧身躲过劈过来的砍刀,陈颖儿一脚踹飞率先攻过来的黑衣人,骨骼碎裂的脆响在夜色中显得无比清晰,被踹飞的黑衣人身体如同破麻袋般摔在路面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看上去是活不成了。

    *剩下的黑衣人,陈颖儿刚要逃脱,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便在陈颖儿耳畔响起:“颖儿小姐这是要去哪儿啊?”

    一个惨白的拳头在眼中快速放大,陈颖儿迅速反应过来,双臂交叉死死地护在身前。

    “嘭!”

    一声闷响,陈颖儿倒飞出去,两脚在地上拖行了好长一段才堪堪止住娇躯,血气上涌让她难受不已。

    “萧诚!我就知道是你!”

    “呵,既然知道,颖儿小姐何不束手就擒?我萧诚保证会给你一个痛快。”收回拳头,萧诚那张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残忍的笑:“不只是你,你的家人,今天都得死!”

    “你们为什么要针对陈家,为什么?!”俏丽的脸庞流露出强烈的憎恨,陈颖儿质问道:“你们杀死了祖爷爷,杀死了璃姐姐,杀死了我娘,畜生!”

    “要怪,就怪你们陈家人不识时务。”面对陈颖儿的控诉,萧诚愈发得意了,“挣扎吧,挣扎吧!让我好好享受吧,可别那么快就死了!”

    说完,萧诚两腿在地上一蹬,水泥地砖竟然给他踏出了道道裂纹,只见萧诚直接冲到陈颖儿面前,单手握拳便朝陈颖儿脑袋砸去。

    陈颖儿往旁边一躲,勉强避过攻击,但萧诚出拳的速度太快,陈颖儿的左肩被砸中,发出一声闷哼。

    强行压下身体的不适,陈颖儿快速后退,左肩处传来的剧痛她整条手臂都是颤抖着的。萧诚没有给陈颖儿喘气时间,迅速追了上来,照着陈颖儿面门平平地击出一拳。

    陈颖儿躲闪不及,只得同样一拳轰出,大小不一的两只拳头直接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响声。

    “咕唔!”

    陈颖儿再也忍不住了,喉咙一甜,鲜血顺着嘴角流下。萧诚抬腿一扫,将陈颖儿击翻在地。

    “是你输了,陈颖儿!”

    一把掐住陈颖儿的脖颈,萧诚竟是单手将陈颖儿直接举了起来。如同铁钳般的手死死地箍在喉咙上,陈颖儿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发黑,修长的*不住地蹬着,却是无济于事。

    “对,就是这样的眼神,再不甘一点!再憎恨我一点!”萧诚苍白的脸扭曲着,看上去分外狰狞可怖,“再过那么几秒,你就会死去,带着你曾经带给我的耻辱,下到地狱里去!”

    看着已经偏向歇斯底里的萧诚,陈颖儿秋水般的美眸中只有深深的讥讽与嘲弄。是的,萧诚曾是陈颖儿的手下败将,萧家人一向如此,年轻一辈之间的比试老一辈不顾脸皮直接插手,这才使得陈颖儿受到重创。若是在她全盛时期,被掐着脖子的人还指不定是谁。

    只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萧诚说的没错,再过不久她陈颖儿就会窒息而死,在江南市孤立无援的陈广和薇儿也迟早会被眼前这些人杀死。

    “呵,死掉也许是最好的解脱吧。”想起记事以来经历的种种,有十几年如一日的枯燥的*,有家族内部争权夺利的混乱,当然也有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死在自己面前,萧家长辈惺惺作态只轻飘飘的一句“误伤”……何苦生在帝王家!

    如果有来世,陈颖儿宁可做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平平淡淡地出生,上学,嫁人生子,然后默默无闻地死去。

    只是陈颖儿注定不会如愿了。

    “大哥哥,就是他们!你快救救姐姐!”

    “啊!”

    意识恍惚间,陈颖儿仿佛听到了薇儿的带着哭腔的叫喊,听到了接连不断的惨叫声,脖颈处令她窒息的压迫感突然散去,新鲜的空气如潮水般涌入肺部,身体也重重地砸在地上。

    “我没死吗?”

    陈颖儿茫然地看着周围,她看到了薇儿带着泪花的小脸,看到焦急万分的父亲,看到了,一个站在她身前的白色背影。

    “阁下是何方神圣?在下燕京萧氏子弟,萧诚。这是萧陈两家的恩怨,还请阁下不要自找麻烦。”萧诚死死地盯着眼前人,面色阴沉如水。

    刚才就是这个穿着白色夏装,面庞清秀的年轻人简简单单地用几根针灸用的银针击杀了自己十几个手下,还硬生生地逼退了自己。

    97379/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章 4暗流涌动,都市最强医圣,笔趣阁并收藏都市最强医圣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