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诚双膝跪地,满脸血灰,身上衣物破破烂烂。黄阶三层的实力让他躲过了大部分的弹头,但之后爆炸带来的冲击让他体内一片狼藉,已然到了死亡边缘。

    “你……到底……是谁?”

    艰难地抬起头,萧诚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口鼻处大股大股地冒着鲜血。

    “你不配知道,安心的去吧。”

    “呵……呵,你就……等着……萧家的……报复……吧,我……在下面……等着……你。”扯出一个诡异的面容,萧诚终于断了气。

    “报复么?”楚少龙冷笑一声,他的词典里根本就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看着楚少龙远去的背影,陈广发现自己有些竟然看不透这个之前见过的年轻人。

    他陈家三爷这些年什么样的强者没见过,比楚少龙强的也见过不少,只是没有任何一个古武强者能做到像楚少龙这样,挥挥手便发出这般恐怖的攻击,几十号人,外加黄阶三层的萧诚,在短短几秒内像猪狗一样被屠戮殆尽。

    “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培养出这等天骄啊!”自家女儿习武多年,也不过堪堪达到黄阶三层的地步,比起楚少龙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想到这里,陈广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过,这等强者若掌握在自己手里,怕是老大和老二也奈何不了自己吧。

    将自家长女从地上扶起来,带着薇儿,陈广一家人就要离开现场,刚才楚少龙说的对,闹出那么大动静,此地不宜久留。

    然而,陈广注定不会如愿了。

    “且慢!”

    黑暗的小巷中走出一个身影,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长得高高壮壮的,一身黑色的薄夹克在路灯的照耀下反着模糊的光,透过黑色的衬衫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浮起的块块结实的肌肉。

    那青年正是孙焱,只是此刻他并没有戴上他那副茶色墨镜,冷冽的目光锋锐得有如刀枪一般,毫不掩饰地打在陈广等人身上,刺得后者皮肤生疼。

    “你是?”

    来人的模样让陈广感到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华夏国安局所属,冥刺001号孙焱,向您报道。”孙焱面无表情地抬起右手,向陈广敬了个军礼。

    陈广终于想起来了,以前在燕京的时候国安局曾临时给自己配备了一个名为“冥刺”的五人特战小队,用来保护自己的安全,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正是“冥刺”的队长,代号001的孙焱。

    “你来这里做什么?”陈广皱了皱眉,当初任务结束后,“冥刺”小队被撤走,他和孙焱也没有再见过,或者说,是陈广不想再见到孙焱。

    事实上,如果陈广有楚少龙那般强大的实力的话,现在的他和孙焱已经开战了,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战斗,无关个人恩怨,那是由身份赋予的使命。

    环视了四周,看着满地的残肢碎肉,孙焱目光微凝,空气瞬间冷了几分。

    “陈三爷,若您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就莫怪我动手了。”孙焱话语冰冷,虽然尽力掩饰,但陈广仍听出来前者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陈广点点头:“不错,是我陈家高手所为,但这只是萧陈两家的恩怨。”

    之前萧诚咽气后,楚少龙便离去了,陈广只当对方不想招来萧家的报复,所以孙焱问起来的时候干脆就揽在自家人身上。

    孙焱气息一滞,虽然他猜到是这样的结果,却没想到对方承认得这般干脆。

    “那么,康平医院的事情……”

    “那也是我陈家所为。”陈广点头道。

    “嘭!”

    脚下的石砖突然崩碎,无形的气流将地上细小的粉尘吹起,孙焱一双虎目死死地瞪着陈广,眼神凶狠,仿佛要将后者生吞活剥了一般。

    “陈三爷莫不是忘了规矩!”

    “规矩?”陈广冷笑一声,指着地上的残肢碎肉,厉喝道:“这些人袭杀陈某一家,欲置陈某于死地,我陈某为何不可反杀?!而今你不去指责萧家,反而怪到我陈某头上,敢问你孙大少何以教我?!”

    孙焱沉默不语,在李如渊那里得到陈广的消息后,他就知道事情大致的结果,奈何自家小妹催得紧,再加上国安局的职责,这才有了刚才向陈广兴师问罪的那一幕。

    但是,纵然陈广违反了规定,孙焱也无话可说。不错,国安局所属的他有权处置一切危害*的恶劣事件,但就是华夏国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被人截杀不许受害人反抗。更何况,异能界的人若是插手古武界的纷争,最后反而会把事情越闹越大,对古武和异能两侧都不利。

    “不管你们两家有多少恩怨,请你们不要再搞出这样的动静,否则下一次,你们面对的就是大批的国安局特战小队了,陈三爷!”

    戴上墨镜,撂下一句狠话后,孙焱转身离去,只是那貌似潇洒的背影却怎么看怎么有些狼狈。

    目送孙焱离去,陈广嗤笑一声,所谓国安局也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软蛋,他敢打包票,下次再杀一批萧家的人,孙焱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

    江南市另一头,崇阳小区。

    楚少龙已然回到了住处,料理完萧诚等人后,他几乎是立刻离开了现场。战斗中通过《圣医诀》自带的辅助术式,楚少龙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息在接近战场,那个人不是现阶段的他能够战胜的,所以楚少龙不敢久待。

    至于玉石的事情,楚少龙自认救了陈广一家的姓名,以后有的是时间去谈。

    “雨剑式”作为《青囊剑诀》的杀招之一,威力极为可观。有得必有失,强大的杀伤力带来的是高度的玄气消耗,以楚少龙目前的修为,最多能释放一次“雨剑式”,而且还还只是最初级的“寒雨连珠”,至于“暴雨梨花”和“落雨终结”,那至少是玄灵境才能做到的事了。

    玄气外放+“寒雨连珠”,楚少龙体内的玄气近乎枯竭,好在他有着顶级*《圣医诀》,若是像姚家小辈那样没有效率地*,在玄气无比稀薄的地球上,他还不知道要恢复到什么时候。

    *虽然枯燥,但时间过得倒也飞快。长夜散去,夜尽天明,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楚少龙体内的玄气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在院子里吐纳完毕,楚少龙又练习了一会儿剑术,现在的他受限于实力,一些剑招只能做出动作,却无法发挥出当初那种剑斩星辰,毁天灭地之威,饶是如此,必要的练习还是要有的。

    单手持剑,楚少龙掐着剑指,脚下随着木剑挥动而不断走位,步幅适中,下盘沉稳,动作有力,即便不灌注玄气,只凭一柄木剑,楚少龙依然舞出了医圣还有的气质:一袭白衣猎猎,气息空灵缥缈宛如谪仙。

    ”落剑式!

    “嗡!”

    细微的振动声从木剑上传来,楚少龙踏前一步,木剑朝着假山平平斩出,“刺啦”一声,一块假山石上出现了一条细长的剑痕,而木剑却是没有接触到假山石。

    之前楚少龙以玄气灌注木剑能够很轻松地劈开岩石,但木剑也会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崩碎,而刚才楚少龙以剑意为引,完全没有用到玄气。

    所谓剑意,其实并完全指用剑的那种熟练的感觉,更多时候剑意是剑客意志的体现,剑客性格锋锐,那剑意也就锋锐,剑客性格厚重,剑意也就厚重,顶级的剑客甚至可以不用玄气,只用剑意便可杀人!

    而楚少龙前世便是一个顶级剑客,当初圣医宗前,他只凭剑意,一剑逼退上百位上仙境强者!天资如此,若假以时日,他楚少龙定能踏入金仙境界。

    可惜,现实没有如果。

    第29章准备出发

    早上的*结束后,峰哥打电话过来,说是一切都已准备妥当,现在就可以出发。

    带上一些换洗衣物,楚少龙驱车赶往江南市国际机场,在那里他会和峰哥会合。

    “小峰哥哥,你就带青儿去嘛,青儿保证乖乖的。”江南市国际机场,姚青儿抱着峰哥的手臂不住摇晃,“小峰哥哥最好了,青儿最喜欢你了。”

    “不行。”峰哥扶额,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姚青儿已经缠了他有半小时了,他开车时没注意,竟然让姚青儿事先躲在车里,跟着他来到了江南市国际机场,这不,人家现在正缠着他,想要自己把她也带出去呢。

    “小峰哥哥~”姚青儿腻声道,仿佛一只正在撒娇卖萌的小猫咪。少女本就长的可爱,现在又这般模样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说了不行,我这次不是出去玩的,很危险,乖,快回去吧。”峰哥揉着姚青儿地长发,柔声道。

    “不嘛,人家就想去嘛。”

    “不行就是不行,你若不回去,我只好让*请你回去了。”说着,峰哥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给姚先雀。

    “哼!我就知道!小峰哥哥是坏蛋!大坏蛋!人家再也不要理你了!”将峰哥手臂扔开,姚青儿气鼓鼓地离去。至于她的安危,峰哥并不在意,以姚青儿目前的实力,对付一些小流氓小混混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小的时候父母被仇家杀死,自己也深中剧毒,再加上家主嫡孙女的身份,姚青儿可谓是受尽了宠爱,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若是平日里也就罢了,峰哥此行的目的地可是金三角,那里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峰哥在当地混了将近十年,也不敢说能保姚青儿周全。

    97379/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6章 6你奈我何,都市最强医圣,笔趣阁并收藏都市最强医圣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